这个号暂时停用,我们风暴后再见

『凌澄·架空』夜猎·重修版(八)

已修


15.


“飞船还要飞行27天,然后进行空间跃迁。我们会降落在芬兰港装备新物资,之后走陆路进联盟。”


江澄在休眠前已为飞船上唯一的客人安排好起居。人工智能有条不紊地运转,金凌坐在本属于江澄的驾驶座上,飞船里的世界,只剩下风扇的运转声。 


“他会一直睡着吗?”金凌没忍住开口,“我前几天说错了话……他会不会一直不见我?”


“先生只是需要休息。”剔除了情感插件的人工智能回答得近乎无情。


江澄在这艘飞船上拥有最高控制权限,即使人工智能实时监控着飞船上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江澄不开放权限,金凌就撬不开人工智能的嘴。...


泛泛情史

终于可以发表这首词,从业生涯中最得意的作品。在此之后未再动过笔,也不敢再提笔。人生进入一个更加晦涩的阶段,压在心头、呼吸困难、开不了口,再看已是悼念。

敬时光,敬自己。


泛泛情史
——《过门》衍生曲

川漭作/

车载电台的歌声 满目愁红氤氲华灯
「多情深」 烘托这烂俗浮夸剧本

过去都久远失真 举目唯旧日情人
尖酸不改 熟稔一如往昔

少年时分 岁月丰盈 满溢
倨傲而无畏 胆怯又肆意
只携一腔热烫情意 步履莽撞闯入梦境
未知前路 那俗世诸般 难敌

曾签下誓言 落款万年期限
沧海变桑田 ...

【飞机稿】改编剧本“溪面一片烟”

要大改,基本相当于弃用。但自己其实非常喜欢,选了整篇小说一个不起眼自己却非常钟意的片段,各种方面都已经完尽了想要表达的极致,再没有改动的空间。此后出来的最终版或许符合要求,但已经不是我心中所想的《边城》了。


谨以此向沈从文先生致敬。


溪面一片烟


1.

青翠群山笼罩在灰蒙烟雨里,水泊中酣睡。

溪面上,打落着一圈圈的雨丝,搅乱了映出的一山青绿。

起雾了,只余渡船上一盏微弱的河灯,烛火闪烁。

翠翠抱着船桨倚坐在船头,盯着溪面出神。

旁白(女声,平静):她知道爷爷这一去应到什么地方,碰到什么人,谈些什么话。

(轻柔而悠扬的笛声响起,有穿透力。背景乐里出现祖父与城中相熟...

一直以来断断续续都能收到凌澄旧坑的爱心……有机会希望能写完

有种诅咒别人妈妈有种别骂完删评论

谁不是喻粉 喻粉就要他做什么都是对的绝对支持永远不说他不然踢出粉籍是不是
凭什么骂你喻

把话说到不留一丝余地,当初掰弯直男多坚韧如今就有多坚定,若无其事毫不动气渣话说尽
那些话他说出来的时候也明白这辈子无论他有没有中彩都可能一辈子得不到原谅

这种时候他还这样选择,不能痛惜不能骂吗?

况且我是怎么说的?
我说:
“你这个烂人!!!!!!”
好生狠毒的骂人话
好不怀好意的diss

我还真不删评论 你们既然已经删了我也没什么好对你们回复的

先说的那位小公主不知道你从哪个血雨腥风的粉圈来,我佛了这么多年本着不打妇女儿童的原则也不跟你多说,想说的已经在上面了,你好好学习好自为之

后面妄图诅咒我母上的那位傻逼,我记着你了,改名字也没用,你ip我记住了,我虽然不闲搞你一个人也足够可以。见一次举报一次这种顺手行为你自然了解,之后最好也记着你无论用哪个号在哪个地方还没死,我都盯着你呢。殃及别人祖坟这种缺德事我没兴趣,你自己就别想善终了。这事没完,这辈子你就夹紧尾巴做人吧。

『原创·片段』名隐·其七

他气势汹汹地前来兴师问罪,怒气冲天,平日里的再多顾虑一概记不得。真到了眼前,揣着的那一肚子委屈却都说不出口了。

段洵扣着人手腕的右手松了又紧,死死瞪着人关切的眼,胸膛起伏剧烈,牙关一咬。

眼泪比嘴先开口。

“怎么……怎么还哭上了?在哪儿受委屈了?”祁淮像是被他这一哭给吓到,伸手用指腹给他抹泪,“你这眉头皱得……”

他眼含忧色,明明前脚才从温香软玉十丈红尘里出来,却不损一副观音相貌。那样深切地注视着谁,好像把谁捧在心上。

段洵抓住他沾上了泪水的手,眉头紧锁,侧过脸在人掌心落下一个痛苦的吻。

整理一些自学语言的网站

设定控:

这些是可以学习多种语言的网站,一般来说免费,至少有英语界面


FSI Languages Courses

https://fsi-languages.yojik.eu/

开放的non-profit学习资源,网页上有各种主流语言的学习教程(英语),每个语种分不同级别,配有PDF教材和配套音频,主导思想是不断地重复重复再重复,直到your response becomes automatic。


simply learn系列软件

http://simplylearnlanguages.com/

涵盖16种语言,每种语言学习都有自己的一款软件,简单单...

/原创·中秋/名隐·其六


其实和中秋没什么关系,算是自己一直很想写的一段互动,睡前拼手速写出来了。异国与明月,适合思乡,也适合浪漫。



风雨满山。

祁淮蜷在被子里昏昏欲睡。他赤着脚,风卷着细雨飘进屋内,及脚踝的裤脚濡湿,藕白的脚背上蒙了层湿漉漉的水露。

段洵看着心头一紧,轻手轻脚地卸了身上轻甲,几步蹲到祁淮身侧,伸长手臂越过他,将撑窗户的叉竿给取了下来。他还以为祁淮已睡着了,放停了叉竿,犹犹豫豫地朝人脸上瞧去。祁淮却没真睡着,只是先前疲倦,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这下见人看过来,纡尊降贵地挑挑嘴角,权作打了招呼。段洵却一愣,不知怎的,只觉得这视线烧人。他转回脸去,耳尖无由烫了起来。

『西幻·原创』圣拿托的晚星(壹)

1.


十年前,距离圣拿托千里之遥的公国南滨,日光之城亚特兰。


亚瑟跟在骑士队列中进入圣殿时,便隐约察觉到自己并不受欢迎。

但他无暇顾及圣殿祭司们压抑得很好的微妙情绪。

十几天前,他与其他九位人族骑士一起,骑着马,离开牧野平原上的人类城邦,穿过峡谷来到这面向海的山谷,接受圣殿骑士册封前的十日仪式。


 精灵的优雅高贵于人族而言,总难免被视作炫耀资本的拿腔作势。亚瑟等待在未开的城门外,暗自设想过了任何冷遇。

而后,亚特兰高大伟岸的城门在护城兵的号角声里缓缓打开,温暖明亮的日光倾泻下来,融化在他的身上。

建筑外墙是一尘不染的牙白,在夕阳的熨烫...

『西幻·原创』圣拿托的晚星(文案/零)

算是一种心愿的完成。依然是最熟悉的背景。

首发长佩。

从木心那偷来一句“但我愿一死了却尘缘,因为爱情还要澌灭。”

一个庸俗的爱情故事

——————————————————


不会死的事物,你怎么知道他是正活着呢。

 我除了神罚下的荒芜岁月,又比人多出什么东西?


我满心只有怨愤和恨意。我的胸膛里只长了这么个污秽肮脏的东西,以至于我羞于承认,你也被置于其中。

 但我那跳动的心啊。


0.


天未亮的时候,荒原传来了一声巨响。

 力量波自公国西北边陲扩散开来,卷走无数沙土石屑,升起遮蔽天地的滚滚烟尘。...


有关《夜猎》

其实我不知道多少人能看到这句话。

我还没放弃。

这篇文章,我针对原著做了事态发展的改动。陈年旧事爱欲纠缠,事态愈演愈烈直至听见一切轰然坍塌的蜂鸣声。

漫天尘埃覆地后,幸存的人各自在遥远相隔的空间开始自己的一生。

我会慢慢写,你们也慢慢听。

谢谢你们的喜欢。

2019/4/9

昨夜读木心诗集,他谈及好几首上古的咏情之歌,其中一首是那鼎鼎有名的越人歌。才知王子与舟子语言不通,这首情歌还是中间人翻译才得以传达的。在“心悦君兮君不知”之后,王子感舟子情深,拥舟子怀,绣被以覆之,交欢尽意。

先人的那种热烈纯粹,今人真是只得望其项背了。

2017/4/10

听自己以前的歌。从自己写过的创灵里得到很多力量。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更加了解自己的人。活着值得有一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冲动。

2017/5/5

我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在我还能写词的时候,我其实很少是听着歌写的。多半是在学校听课的时候,随便抽了张纸,凭回忆想听过的旋律,对着词格开始构思,慢慢把多张草稿纸上的碎片拼凑起来。最开始的时候无从下手,拿着厚厚的古文大字典,把所有合韵的字抄下来,而后扩充成词句,对着满纸的字哼唱。可惜浮光一去不可追。

1/7

一川东去浪涛尽

©一川东去浪涛尽
Powered by LOFTER